行业新闻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新闻

行业新闻

外国租客把家具搬到上海,这家国际社区是怎么应对的

 “你来得真巧,我刚从居民区回来!”3月4日,在黄浦区淮海中路街道新天地居民区办公室门口,记者碰到了居民区党支部书记王晴。这天上午,居委干部陪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,上门走访了7户从国外回来的外籍家庭,落实居家隔离政策。

新天地居民区位于黄浦区新天地区域,是上海市中心的高档国际社区。辖区内有翠湖雅苑、翠湖御园、翠湖嘉苑、华府天地、锦麟天地等7个商品房小区,常住人口近2300人,其中三成业主与租户为外籍人士,涉及46个国家与地区。疫情发生以来,新天地居民区一下“冒”出很多居委干部过去没有遇到的状况。在居民区党支部引领下,“三驾马车”默契配合,不少突发难题迎刃而解。更让居委干部没想到的是,通过这一个多月与业委会、物业的“并肩作战”,原来“进不去”的小区大门、“敲不开”的居民家门,现在对居委干部慢慢敞开了。

搬家风波

新天地居民区里中外租客较多,流动性比较大,隔三差五有人搬进来、有人要搬走。2月中旬的一天,居委干部遇到了一件难办事:翠湖御园的一位德国籍租客向物业提出要“搬家”。

原来,这位租客是一家德企派驻中国的高管,企业因业务需要,将他紧急调回德国。在租来的房屋内,这位租客有大量自购家具,估计到很长时间内不会再回中国,他打算将这些家具搬回德国

正是防控吃劲时,新天地居民区7个小区早就实行封闭管理,外来人员不能进去。搬家,意味着搬场人员要出出进进。物业经理吴源担心:一旦放开这个“口子”,可能会带来防控安全隐患,也造成小区邻居的不满。

吴源没了方向,立即向王晴与居委会主任袁英琴求助。三个人商量后,想出了两套方案。由吴源出面发微信与租客沟通,向他解释“非常时期,不方便外来人员进出小区”,并向他提出了两套方案:一是租客先回国,由物业将他的家具搬到物业一间空置房内暂存;二是家具留在出租屋内,由居委出面与房东协商免租存放到疫情结束。

居民区党支部书记王晴、居委会主任袁英琴与物业经理吴源开了好几次碰头会,商量对策

 

对这两套方案,德国籍租客都不认可。他说,如果家具这次无法随他一起回德国,他日后还要专程来中国办理,需要花费路费与时间精力。

考虑到这位德国籍租客确有难处,三人决定:帮助这位租户“搬家”。

“搬家”已定,但怎么搬,很多细节要落实。三人制定了搬家方案:由物业给搬家公司发去一份承诺书,要求其承诺派来的搬运工人均没有离开过上海,或从外地回来后已居家隔离过14天;在这户租客居住的楼栋内,物业张贴了公告,详细告知楼内居民“搬家公司会在什么时段进入小区,搬完后物业会如何进行场地消毒”。他们还一起规划了搬家当天的细节:搬家车停在小区大门外,搬运工从单独的行进路线中进出,确保不会到其他区域,物业人员全程现场监督,搬运后第一时间对出租房、楼栋以及搬运经过的路线进行消毒。

几天后,德国籍租客顺利搬家。他对居委干部与物业的细心安排很满意,临走时对着他们翘起了大拇指。考虑到疫情期间,可能还有其他租户要搬进搬出,居民区党支部与居委会以此为样板,制定了居民区非常时期的“搬场规范”在各个小区推广

老人与猫咪

记者采访时,正赶上一位业主给王晴发来微信,反映一位业主在小区散步时没戴口罩。王晴答应这位反映情况的业主,会通过物业找到不戴口罩的业主,上门沟通,婉转提醒其把口罩戴起来。我们这里不戴口罩的业主真的凤毛麟角,相反,业主们是太重视防控安全了”王晴笑着说。

面对这样业主,居委干部的应对办法是:在不影响其他业主的情况下,尽量满足他们的诉求。

不久前,王晴收到了一位物业经理发来的求助微信。一位独居老人向物业反映:隔壁邻居春节前去了国外,至今未归、邻居家养的几只猫咪留在了房间内,由保姆定期上门照顾猫咪。老人担心,猫咪的排泄物等留在屋内会产生病毒,也担心上门的保姆在走廊经过时可能会以“气溶胶”的方式将病毒传染给自己,要求物业“解决这件事情”。

与王晴商量后,物业管家联系了远在国外的猫咪主人,告知对方情况。对方表示,他们暂时不会回国。

王晴与物业管家一起到这位老人家,向他当面说明了邻居家的情况,并保证会请保姆做好防控措施,由物业帮助保姆一起做好猫咪排泄物的处理。但老人还是不放心,他提出:要物业将他家对着走廊的大门的缝隙封闭起来。他觉得只有这样,外面的病毒才不会进到他的房间。

在与这位老人的交流中,王晴得知,老人是一位知识分子。“我能感觉到,他很有自己的想法,也很坚持。”王晴说。考虑到老人的要求并不影响其他居民,为了让老人安心宅家,王晴与物业经理积极回应老人的诉求。

第一时间,物业派出工程部工作人员上门,对老人家大门的缝隙进行了填充;物业管家按照老人的要求,帮他采购了口罩,并承诺会帮他把快递、外卖送到门口,减少他出门的次数;因为老人一个人居住,王晴主动留下自己手机号码,告诉他任何时间都可以拨打这个电话号码找到自己。看到居委干部与物业采取了这么多措施,老人觉得安心了。

 

意外收获

上午10点半,翠湖嘉苑的业委会主任陆丽娟给王晴打来电话。“小区物业打算组织理发师到小区给业主理发,我们业委会成员觉得不太妥当。小区已封闭管理了,不应让外来人员进入,再说街面上有些理发店已经开了,业主有需要可以自己去。”电话那头,陆丽娟的声音透出焦虑。“好的,业委会的意思,我明白了,我会去与物业沟通。”王晴答复她

翠湖御园物业管家陪同居委干部,给高龄独居老人送去代买的口罩。

相比老公房小区,高档国际社区的居委工作比较难做,普遍存在小区大门、居民家门难进的问题。但疫情却让新天地居民区的居委干部有了特别的收获:与业委会、物业的关系更近了,不少业委会主任、物业经理发现情况、有了难事,会第一时间找王晴与袁英琴商量。“在这一个多月的并肩作战中,他们发现居民区党总支、居委会真的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。”

在服务居民中,居委干部也在不断地学习,提高与高档小区业主们打交道的能力。王晴是个75后,是有着12年工作经验的“老书记”;但她有11年时间里是在老小区工作,第一次服务高档商品房小区,觉得“有很多不一样”。

比如,在老公房小区,有人反映哪家居民在小区公共场所没戴口罩,她可能会直接找到这户人家说“你怎么不戴口罩,这样不行”。“大家熟悉,直来直去,居民也能接受。”但在新天地居民区,她学会了委婉表达自己的观点。“我会找个其他理由到这户居民家,说完其他事情,‘顺便’对他说‘如果您发现小区内有业主不戴口罩,可以向我们反映,业主和我们一起监督’。这样居民才更能接受。”

再比如,居委干部做群众工作的方式不外乎“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”。在老公房小区,居民往往对“情”更为敏感,“动之以情”效果更好。但在新天地居民区,业主的法规意识特别强,“晓之以理”就要放在前面了。“业主经常会问我们‘你们这样做,有什么法律依据?’,甚至还会要我们拿出文件来给他们看。”

小到召集业务会成员开会、举办业主活动,也要充分考虑到业主的生活方式。在新天地居民区,很多业主的一天开始于上午10点后,老小区那种早上8点就搞活动、召集开会的方式,在这里就行不通了;而下午,很多业主要睡好午觉或者待股市收盘,才会安心出门。所以,王晴与业委会成员碰面都安排在上午10点后或者下午3点后。

在这次疫情中,新天地居民区不少业委会、物业主动作为,走在前面,给了王晴很多信心。翠湖嘉苑业委会最早给小区物业配上了红外线测温仪,业委会主任陆丽娟经常在小区巡逻,物业公司积极配合居委会,收到外来人员信息第一时间向居委反馈;翠湖雅苑业委会与物业在今年2月初就出台了“非常时期管理公约”,提出快递消毒后统一送上门,外来人员上门要登记、测温等措施;居委会主任袁英琴,也是翠湖御苑的业主、业委会主任,她不辞辛苦,做好居委会服务工作也兼顾小区防控工作。

这几天,不少业主与租户从海外陆续回来了,在业委会、物业配合下,居委干部紧锣密鼓地落实好从海外归来人员的信息登记、居家隔离等工作。“新天地居民区还有600多位业主与租户尚未归来,社区防控还有一定压力。但在党建引领下,我们的‘三驾马车’合作越来越顺畅,相信在共同努力下,我们一定守好社区的大门。”王晴说。

 

上一篇:国际搬家怎么才能节约费用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行业新闻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服务项目 | 海关信息 | 图片展示 | 新闻资讯 | 联系我们